>

展现达斡尔民族壮阔历史画卷

展现达斡尔民族壮阔历史画卷

隆冬时节,内蒙古呼伦贝尔大草原早已银装素裹。日前,在零下30多度的严冬中,60多名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以下简称“莫旗”)乌兰牧骑队员演出的原创民族歌舞剧《梦唤千年》给呼伦贝尔大剧院带来春天般的温暖。

2018年,为庆祝莫旗成立60周年,莫旗旗委、旗政府决定以群众喜闻乐见的文艺形式反映达斡尔民族波澜壮阔的历史,彰显中华民族大团结。这一光荣而艰巨的任务落在了乌兰牧骑的肩上,虽然时间紧、任务重,但莫旗乌兰牧骑的女队长孟塬却胸有成竹,因为她带领着一支能战斗的队伍。

《梦唤千年》第一场《梦回契丹》中的舞蹈《契丹勇士舞》《萨满祭》是莫旗乌兰牧骑自己培养的两位年轻编导孟伟峰、杨阿爽的作品。孟伟峰是达斡尔族,又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对本民族文化和舞蹈艺术都有着深刻理解,运用起来得心应手。创排和演出中他都受了伤,右脚的5个脚趾关节全都错位,每每坚持到演出结束时疼痛会更加剧烈,但是他说:“一代代的乌兰牧骑队员都是这样对待人民、对待艺术的,继承乌兰牧骑传统和精神是年轻乌兰牧骑队员的责任和使命。”

杨阿爽不到40岁,却有着22年工龄。在20多年的摸爬滚打中,他从一名舞蹈演员淬炼成一名舞蹈编导。在排演中,他将自己对达斡尔舞蹈的理解融入其中。据杨阿爽介绍,达斡尔族的群舞大都是“圈儿舞”,“圈儿舞”象征着团结,而团结就是力量,就能无往而不胜。

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的潘蕾是嫁到莫旗的“诺恩吉雅”,2009年她刚考入莫旗乌兰牧骑时有些“水土不服”,创作出来的作品缺少神韵和风采。潘蕾的转变是从认识柳蒿芽开始的,达斡尔人在漫漫迁徙路上靠柳蒿芽才得以活命,柳蒿芽被达斡尔人亲切地称为“救命菜”。在和达斡尔人一起生活的10年里,潘蕾意识到柳蒿芽不仅属于达斡尔人的生活,更属于达斡尔人的精神和生命。《梦唤千年》第三场《筑梦家园》中的女群舞《柳蒿时节》是潘蕾的第三个版本,她说:“婆婆是我最好的老师,每次改版的创作灵感都来自谙熟达斡尔风俗的婆婆。”

郭宇的达斡尔名字是郭博勒嫩喆,2006年,他还是个愣头小伙子的时候就考入乌兰牧骑,2008年又从乌兰牧骑考入内蒙古艺术学院。4年的大学生活丰富了他的人生,却更深刻了他对家乡的眷恋和对乌兰牧骑的挚爱。他说:“没有乌兰牧骑我是不可能考上大学的。乌兰牧骑是我圆梦的地方,更是我安身立命的地方。”

莫旗是中国曲棍球之乡,生长在曲棍球之乡的郭宇酷爱曲棍球,小时候每逢寒假便和同学们聚在一起打曲棍球。但是,他们的球杆是从山上随便砍来的柞木棒子,而“球”则是冻得邦邦硬的马粪蛋儿。正是源于这样扎实的生活基础和朴素的民族感情,他在群舞《火球舞》中进行了大胆的改革和创新,利用光电特技效果,曲棍球变成一个“火球”任队员们在舞台上追逐。

“草根儿”出身的莫旗乌兰牧骑舞蹈队队长刘俊涛被誉为乌兰牧骑的“民俗顾问”。“鲁日格勒”是嫩江流域达斡尔族聚居区民间舞的统称,2006年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莫旗乌兰牧骑自1959年成立以来,在继承和弘扬鲁日格勒上孜孜以求,以大量的鲁日格勒作品再现了达斡尔族人民勤劳勇敢、热爱生活、互助和谐、性情开朗、蓬勃向上的民族个性;达斡尔族“乌春”同样是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文化瑰宝。这两项非遗是艺术创作的重要素材。刘俊涛说:“前辈艺术家把这两项非遗呈现在舞台上,我们年轻人同样有责任再以艺术的形式将它们继续传承下去。”于是,《梦唤千年》里就有了群舞《篝火边的鲁日格勒》和《放排的阿查和我们》。

孟塬津津乐道地讲完她的“五虎上将”的故事后,很诙谐地调侃:“我们的总司令是大霞姐。”

孟塬说的“大霞姐”是上世纪70年代莫旗乌兰牧骑副队长朱朝霞,她自编自演的鲁日格勒独舞《嬉水姑娘》从草原跳到高原、从牧区跳到藏区,成为乌兰牧骑的经典作品。朱朝霞说:“我很高兴回到家乡担任《梦唤千年》的总导演,在传授知识和技艺的同时,我希望年轻的乌兰牧骑队员能够传承好乌兰牧骑精神。”

莫旗乌兰牧骑在呼伦贝尔大剧院连续演出4场,好评如潮。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旗委书记田晓川表示:“《梦唤千年》是达斡尔民族千年历史的壮丽画卷,更是一曲当代民族团结的颂歌。我们希望通过这部剧全景式地展现达斡尔族的历史和文化,让更多人了解这个民族。”

今后五年对于助推中小企业高质量发展至关重要。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好在哪里”“难在哪里”“路在哪里”,这些问题都需要进一步梳理。

企业是推动创新创造的生力军,要更加突出企业的主体地位。完善科技治理体系,就是要围绕科技创新体系中企业和大学这两个基本主体的定位,为企业和大学创造好的环境。

我们应该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下,秉持平等和尊重,摒弃反对傲慢和偏见,倡导科技无国界、无障碍、无歧视的合作精神与合作理念,共同寻求科学的答案解答,共同推动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

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是我国不断提高科技发展水平、提升综合国力的正确选择。只要全体中国人民咬定青山不放松,充分激活中国人的潜能,中国在创新上一定能够“再攀高峰”。

强化就业优先政策最重要的是要始终坚持以人为本的发展思想,财政、货币等宏观经济政策要将就业目标置于更加优先的位置,根据就业目标进展情况,动态调整宏观经济政策力度。

直播电商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在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因此,当前市场迫切呼唤更加完善的制度规范和正面引导,为直播电商健康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

无论范围如何扩大,国家安全学学科的核心本质没有变化,它是一门基于政治学的综合性、应用性的学科。当前在扩大国家安全学内涵的同时,应该特别注意明确其边界到底在什么地方。

为保障委托代理实效,应对体制机制挑战,需要抓住机制设计的“牛鼻子”。只有做好权责区分、监管闭环的设计,才能解决委托代理面临“代理人道德风险”的问题。

在增强主体性的过程中,我们要更多地实现本土化,但本土化并不意味着建构封闭的纯粹地方性知识,而是以民族性、本土化的形式体现出以全部人类文明成果为基础、面向未来的普遍性内容。

在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建设过程中,既要维护全国大市场的统一性,又要考虑到地方发展的差异性,平衡好两者的关键要素在于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地位和依法行政。

在当前发展阶段,经济增长的制约主要在需求侧,因此“分好蛋糕”以保持消费的稳定和扩大,是“做大蛋糕”即经济增长的一个必要前提,不“分好蛋糕”也难以“做大蛋糕”。

正确界定中国知网的相关市场,有利于社会各界包括中国知网、科研机构、高校师生乃至执法机关达成更多共识,在共识基础上回归理性,最终找到妥善解决问题的途径和办法。

发展日新月异,部分老年群体好似数字时代的一叶孤舟,积极推进老年群体融入数字时代,享受数字红利,需要全面考量老年群体数字融入的困境,挖掘背后的影响机制,从而找到弥合路径。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我国特有的民主形式,具有与西式民主截然不同的特征和无可比拟的优越性,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与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通过平等协商得以解决。

数字化企业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础性设施建设,因此企业必须主动拥抱数字化。换而言之,数字化转型已不是“选择题”,而是企业适应数字经济、寻求生存和长远发展的必然选择。

如何有效规划并探索路径,是当前我国经济社会面临的关键课题,也是“两会”接续讨论的重要问题,“粮食”“社会保障”“安全”等热议话题都突出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从“真扶贫扶真贫”到“真脱贫不返贫”,新征程上我们更需要通过创新观念、激活动力、稳定收入来源等方式,降低脱贫群体的脆弱性,增强其发展能力,不断改善其生活水平。

“东数西算”工程的全面实施,能够有效匹配东西部优势资源、扩展东西部产业合作、推进东西部发展机会均等化,对于做强做优做大数字经济,支撑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只有坚持系统观念,才能抓住正确理解意识形态整体性问题的方法,才能对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的意识形态诸要素及其结构和功能进行系统性认识。

延续人居环境治理成果,不仅要解决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中存在的问题,还要有利于因地制宜建立健全这项工作的长效机制,激发村庄和农户的内生动力,满足农村居民对美好环境日益增长的需求。

Published by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